欢迎进入建瓯茶乡网

北苑御茶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茶叶文化 > 北苑御茶 >

宋代龙团凤饼中加入的龙脑是什么

时间:2012-09-25 12:5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龙之尊,天下第一,脑之要,人间之最。敢用龙脑命名之物件,可见其地位之高,分量之重,作用之大。然而当今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讲,茶文化已是耳熟能详的事物,但对同样具有几千年历史,且韵味十足的龙脑文化却已十分陌生。其实从南北朝开始,中国人就与龙脑结下了不解之缘,距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龙脑早已深深植于中国的传统文化之中,渗透在古人的祭祀,诗文,饮食,休闲及人际交往等诸多方面,成为其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龙脑

  龙脑是取自龙脑香(樟)科植物的脂状如云母,莹如冰霜。《隋书》中记载,“释迦在世教化四十九年……于拘尸那城娑罗双树间,以二月十五日,入般涅槃。”

  《大唐西域记》记载:“拘尸那揭罗国……城西北三四里渡阿恃多伐底河,西岸不远至娑罗林。其树类槲而皮青白,叶甚光润四树特高,如来寂灭之所也。” 娑罗树即为龙脑香(樟)科常绿大乔木,可见龙脑产自释迦涅槃树娑罗树即龙脑(香)樟树。
 

龙脑

  《香典》载记:“龙脑树生长在深山之中,生有龙脑的树,没有风吹过,也自己摇动,到了夜里,龙脑向上行进,发出瑟瑟声响,在叶间露出,承接露水,到了白天,则隐藏在树根柢间。轻易不能得到,故被视为神物。”

  史书记载:龙脑产地主要为古代婆罗洲、苏门答腊岛,和马来半岛。中国自己不产龙脑,龙脑主要是由周边国家进贡。在《册府元龟》中,还能找到一些荆南、广州、安南等地进贡龙脑香的记载:

  “晋高祖天福……六年十一月壬申,荆南遣使进金器一百两……白龙脑香二斤……。”

  “汉高祖乾祐元年六月壬寅,(荆南)高从诲,贡金器二百两……龙脑二斤……。”

  “周太祖广顺……六年六月,……荆南高保融,进白龙脑……。”

  “后唐同光元年……十一月,溥遣司农卿卢?入贡金器二百两……龙脑香五斤……。”

  龙脑是高级天然香料,在薰烧时可发出浓烈香气,属非常珍贵的东西,在中国人看来,龙脑不仅是高级香料更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且看古代对龙脑的享用:

  1.清风饭

  “宝历元年,内出清风饭制度,赐令造进。法用水晶饭、龙睛粉、龙脑末、牛酪浆,调事毕入金提缸,垂下冰池,待其冷透供进,惟大暑方作。”([宋]陶谷《清异录》)

  2.龙脑煨芋头

  李华烧三城绝品炭,以龙脑裹芋魁煨之。击炉曰:“芋魁遭遇矣。”(《云仙杂记》引《三贤典语》)

  3.当药吃

  《中国药用植物图鉴》说,龙脑香可作为镇静剂,“能通诸窍,散郁火,去翳明目,消肿止痛。”《本草纲目》认为,龙脑香“辛、苦,微寒,无毒”,用龙脑香配制的中药,既可以外用(“蕤核仁:和胡粉、龙脑,点烂赤眼。”),也可以吃或喝:

  “川芎:同石膏、香附、龙脑,末服。”

  “沈存中《良方》云:痘疮稠密,盛则变黑者。用生豮猪血一橡斗,龙脑半分,温酒和服。”

  4.用龙脑香熏茶

  宋朝人喜欢在茶饼中掺入龙脑香等香料,做成“龙脑茶”之类的香茶。宋人赵汝砺在《北苑别录》中,记载了“瑞云翔龙”等团茶,就分为掺入龙脑香的(“入脑子”)和不掺的(“不入脑子”)两种。当然,这样高档的东西,只是用来给皇帝喝的,普通人根本喝不起。后来,人们觉得龙脑香破坏了茶叶本身的香气,不再把它掺入茶叶之中:

  “初,贡茶皆入龙脑,至是虑夺真味,始不用焉。”(《北苑别录》)

  “龙脑香……于茶亦相宜,多则掩茶气味,万物中香无出其右者。”(《证类本草》)

  “龙脑香与茶宜:龙脑其清香为百药之先,于茶亦相宜,多则掩茶气味。”(《香乘》)

  但是,直到明朝,还有人念念不忘“龙脑茶”:

  “熏香茶法……有不用花,用龙脑熏者亦可。”([明]朱权《茶谱》)

  据《香乘》等书记载,龙脑香树的液体树脂油(龙脑浆、龙脑油),可以“调酒服之”,具有“补男子”的神奇功效:

  “龙脑浆:南唐保大中,贡龙脑浆,云以缣囊贮龙脑,悬于琉璃瓶中,少顷滴沥成冰,香气馥烈,大补益元气。(《香乘》,引《江南异闻录》。《本草纲目》亦提到龙脑浆,称“此浆与脑油稍异,盖亦其类尔。”)

  “大食国进龙脑:南唐大食国进龙脑油,上所秘惜。耿先生见之曰:此非佳者,当为大家致之。乃缝夹绢囊贮白龙脑一觔,垂于栋上,以胡瓶盛之,有顷如注。上骇叹不已,命酒,泛味逾于大食国进者。(《香乘》,《续博物志》)

  “耿先生,江表将校耿谦之女也,少而明慧,有姿色,……而明于道术,能拘制鬼魅。……南海尝贡奇物,有蔷薇水、龙脑浆。蔷薇水,香郁烈;龙脑浆,补男子。上实宝之。每以龙脑调酒服之,香气连日,不绝于口。亦以赐近臣。先生曰:‘此未为佳也。’上曰:‘先生岂能为之?’曰:‘试为,应亦可。’乃取龙脑,以细绢袋悬于琉璃瓶中。上亲封题之,置酒于其侧,而观之。食顷,先生曰:‘龙脑已浆矣。’上自起附耳听之,果闻滴沥声。且复饮。少选,又视之,见琉璃瓶中,湛然如勺水矣。明日发之,已半瓶,香气酷烈,逾于旧者远矣。”(王世贞《艳异编正集·女冠耿先生》)

 

除了吃与喝,龙脑香还可以闻--即用来熏燃:

  “在佛教里,龙脑既是礼佛的上等供品,也是‘浴佛’的主要香料之一,还被列入密宗的‘五香’(沉香、檀香、龙脑香、丁香、郁金香)。在盛产龙脑的地区,龙脑树的树膏也被用作佛灯的灯油。”

  “蜀人以榅桲切去顶,剜去心,纳檀香、沈香末,并麝少许。覆所切之顶,线缚蒸烂。取出俟冷,研如泥。入脑子少许,和匀,作小饼烧之,香味不减龙涎。”((宋)张世南《游宦纪闻》卷二)

  “焚龙脑香十觔:孙承,吴越王妃之兄,贵近用事,王常以大片生龙脑香十觔,赐承佑。承佑对使者索大银炉,作一聚焚之,曰聊以祝王寿。及归朝为节度使,俸入有节,无复向日之豪侈,然卧内每夕燃烛二炬,焚龙脑二两。”(《香乘》,引《乐善录》)

  “炉添龙脑炷,绶结虎头花。”(刘禹锡《同乐天和微之深春二十首》)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李清照《醉花阴》)’;‘瑞脑香消魂梦断,辟寒金小髻鬟松,醒时空对烛花红(李清照《浣溪沙》)’;‘瑞脑烟残,沈香火冷。(李清照,断句)’”

  “旃檀婆律海外芬,西山老脐柏所薰。”(苏轼《子由生日以檀香观音像及新合印香银篆盘为寿》)

  “美人千金织宝裙,水沈龙脑作燎焚。”(陆游《前有樽酒行》)

  “长安宋清,以鬻药致富。尝以香剂遗中朝簮绅,题识器曰:‘三匀煎,焚之富贵清妙。’其法止龙脑、麝末、精沉等耳。”(《清异录》)

  “又筑三清台三层于城中,……日焚龙脑、薰陆诸香数十斤。”(王世贞《艳异编续集·金凤外传》

 

除了吃、喝、闻之外,龙脑香还能干什么呢?

  1.在皇帝“行幸”之前,用龙脑香铺地,辟秽。

  “旧时人主所行,黄门先以龙脑、郁金藉地,上悉命去之。”(《旧唐书》本纪第十八下,宣宗)

  “先是,宫中每欲行幸,即先以龙脑、郁金藉其地。自上(宣宗皇帝)垂拱,并不许焉。”(《杜阳杂编》)

  “唐宫中每有行幸,即以龙脑、郁金布地。至宣宗,性尚俭素,始命去之。方唐盛时,其侈丽如此。”([宋]庞元英《文昌杂录》)

  “翠尾聚龙脑香:孔雀毛着龙脑香,则相缀,禁中以翠尾作帚,每幸诸阁,掷龙脑香以避秽,过则以翠尾帚之,皆聚无有遗者,亦若磁石引针,琥珀拾芥物,类相感然也。”(《香乘》,引《墨庄漫录》)

  “青锦地衣红绣毯,尽铺龙脑郁金香。”([唐]花蕊夫人《宫词》)

  “龙脑移香凤辇留,可能千古永悠悠。”([唐]黄滔《马嵬》)

  2.皇帝祭祀时,使用龙脑香:

  “国朝故事:乘舆亲祠郊庙,拂翟往,以金合贮龙脑,内侍捧之,布于黄道,重齐洁也。”(《文昌杂录》)

  3.用龙脑香雕制佛像、小儿像、山水模型、棋子:

  “以龙脑为佛像者有矣,未见着色者也。汴都龙兴寺惠乘宝一龙脑小儿,雕制巧妙,彩绘可人。”(《清异录·龙脑着色小儿》)

  “吴越外戚孙承佑,奢僣异常,用龙脑煎酥,制小様骊山,山水、屋室、人畜、林木、桥道,纎悉备具。近者毕工,承佑大喜,赠蜡装龙脑山子一座。其小骊山,中朝士君子见之,云围方丈许。”(《清异录·龙酥方丈小骊山》)

  “瑞龙脑碁子:开成中,贵家以紫檀心、瑞龙脑为碁子。”(《香乘》)

  4.把龙脑香塞进香囊里:

  “(同昌)公主乘七宝步辇,四面缀五色香囊,囊中贮辟寒香、辟邪香、瑞麟香、金凤香。此香异国所献也,仍杂以龙脑金屑……”(《杜阳杂编》)

  5.把龙脑香末,涂抹在扇子上,制成“雪香扇”:

  “孟昶夏月水调龙脑末涂白扇上,用以挥风。一夜,与花蕊夫人登楼望月,悞堕其扇,为人所得。外有效者,名‘雪香扇’。”(《清异录·雪香扇》)

  6.用龙脑香打造“风流箭”:

  “宝历中,帝(唐敬宗)造纸箭竹皮弓,纸间密贮龙、麝末香。每宫嫔群聚,帝躬射之,中有浓香触体,了无痛楚。宫中名‘风流箭’,为之语曰:‘风流箭,中的人人愿。’”(《清异录·风流箭》)

  7.在皇帝看来,龙脑香是馈赠爱妃、宠臣及其亲属的最佳赠品:

  “天宝末,交趾国贡龙脑,……禁中呼为瑞龙脑。上唯赐贵妃十枚,香气彻十余步。上夏日尝与亲王棋,令贺怀智独弹琵琶,贵妃立于局前观之。上数枰上子将输,贵妃放康国猧子于坐侧,猧乃上局,局子乱,上大悦。时风吹贵妃领巾于贺怀智巾上,良久,回身方落。贺怀智归,觉满身香气非常,乃卸幞头贮于锦囊中。及二皇复宫阙,追思贵妃不已,怀智乃进所贮幞头,具奏前事。上皇发囊,泣曰:‘此瑞龙脑香也。’”(《酉阳杂俎》)

  “玄宗偶与宁王博,召太真妃立观,俄而风冒妃帔,覆乐人贺怀智巾帻,香气馥郁不灭。后幸蜀归,怀智以其巾进于上,上执之潸然而泣,曰:‘此吾在位时,西国有献香三丸,赐太真,谓之瑞龙脑。’”(《独异志》)

  “遗安禄山龙脑香:贵妃以上赐龙脑香私发明驼,使遗安禄山三枚余归寿邸,杨国忠闻之,入宫语妃曰:‘贵人妹得佳香,何独吝一韩司掾也?’妃曰:‘兄若得相,胜此十倍。’”《香乘》,引《杨妃外传》)

  “赐龙脑香:康玄宗夜宴,以琉璃器盛龙脑香,赐群臣。冯谧曰:臣请效陈平为宰。自丞相以下皆跪受,尚余其半,乃捧拜曰:勒赐录事冯谧。玄宗笑许之。”(《香乘》)

  “(贾似道母)……年至八十有三。上方赐秘器及冰脑各五百两,赙银绢四千两匹,命中使护葬,帅漕供费,凡两辍朝,赐谥柔正,又赐功德寺及田六千亩,可谓盛极矣。”(《齐东野语·龟溪二女贵》)

  8.在不法分子看来,用龙脑香把衣服薰香,可以冒充皇帝,骗取财物:

  “唐懿宗用文理天下,海内晏清。多变服私游寺观。民间有奸猾者,闻大安国寺,有江淮进奏官寄吴绫千匹在院。于是暗集其群,就内选一人肖上之状者,衣上私行之服,多以龙脑诸香薰裛,引二三小仆,潜入寄绫之院。其时有丐者一二人至,假服者遗之而去。逡巡,诸色丐求之人,接迹而至,给之不暇。假服者谓院僧曰:‘院中有何物,可借之。’僧未诺间,小仆掷眼向僧。僧惊骇曰:‘柜内有人寄绫千匹,唯命是听。’于是启柜,罄而给之。小仆谓僧曰:‘来日早,于朝门相见,可奉引入内,所酧不轻。’假服者遂跨卫而去。僧自是经日访于内门,杳无所见,方知群丐并是奸人之党焉。”(《太平广记》,引《玉堂闲话》)

  由于我国不曾出产龙脑,随着中国历史强盛时期的过去,龙脑的资源也枯竭了,龙脑变化随之消失。近代社会更是被廉价的化学合成冰片所取代,所以大多数老百姓甚至很多业内人士根本不知道龙脑为何物。

  天佑中华!含龙脑的野生植物“龙脑樟”一九八八年我国在湖南新晃县境内首次被发现。这种樟树每年五月变红,当地人称之红樟树。经过湖南省新晃县龙脑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十几年的探索努力,如今已是龙脑飘香,红樟漫山,成了人间一道独特景观。同时该公司已获国家植物新品种保护,对龙脑樟拥有了二十年的独占经营权。

  虽然“养在深闺人未识”,但“终可娉婷出殿前”--2011年5月24日,中华中医药学会在湖南省新晃县召开了“全国首届原生中药材(新晃龙脑)认知与合理利用研讨会”,来自全国各地近100位中医、中药、科研、教育、植物环境等方面的权威专家荟萃新晃,对新晃龙脑的历史和现实价值进行了深入的研讨,终于对这位民间的“真格格”有了新的认知。结束了中国不产天然龙脑的历史。

  专家们一致认为:在当今各种化学添加剂为祸人类健康的情势下,新晃龙脑的开发问世无疑是上天的恩赐、人类的福音,新晃龙脑必将在人类医疗保健领域从未知、到已知、再到深知,必将在养生、美容、防疫和治疗疑难疾病中作出崭新的贡献。所以,中华中医药学会在2011年5月24日,中华中医药学会在湖南省新晃县召开的“全国首届原生中药材(新晃龙脑)认知与合理利用研讨会”大会上向湖南省新晃县龙脑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授牌--“中华中医药学会天然龙脑资源保护与研发利用基地”。

  《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十二五规划的建议》明确提出:①“坚持中西医并重,支持中医药事业发展。积极防治重大传染病、慢性病、职业病、地方病和精神疾病。”龙脑是广泛适用于防治重大传染病、慢性病、职业病、地方病和精神疾病的中医的重要用药;②“发展现代产业体系,提高产业核心竞争力,培育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科学判断未来市场需求变化和技术发展趋势,加强政策支持和规划引导,强化核心关键技术研发,突破重点领域”。“新晃龙脑”是国家保护的新植物品种,是中药开发的新材料,是新晃发展的新资源;③“坚持自主创新、重点跨越、支撑发展、引领未来的方针”,“发挥国家重大科技专项的引领支撑作用,实施产业创新发展工程,加强财税金融政策支持,推动高技术产业做强做大”。“新晃龙脑”研发,具有自主创新的知识产权,是可以做强做大的、能够发挥引领支撑作用的产业创新发展工程。

  因此,“新晃龙脑”开发是我国中药自主创新的资源主导型、中医临床广谱适用型产业。新晃龙脑的培育开发,实现了我国龙脑文化中断几百年的传承复兴。必将为人类健康为捍卫我国中医中药的历史地位做积极的贡献。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