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建瓯茶乡网

北苑御茶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茶叶文化 > 北苑御茶 >

再论龙团凤饼——北苑茶的前世今生

时间:2014-10-29 22:34来源:闽源建州 作者:北苑御茶文化研究所 点击:
建瓯市方志委、旅游局   赖少波

      建瓯茶叶历史悠久,最早可以追溯到战国末期。由于生态环境优越,建瓯不仅适宜种植茶叶,而且所产的茶叶品质特别好。

      唐末五代闽龙启元年(933),建州人张廷晖将凤凰山方圆30里茶山悉数献给闽王王延钧,闽王将其列为皇家御茶园,因地处闽国北部,故称“北苑”。从此建茶由贡茶升格为御茶,从五代至明代,北苑御茶深受六朝(五代的闽和南唐、北宋、南宋、元、明)42位皇帝的青睐,历时458年。更可贵的是灿烂辉煌过后的北苑茶没有沉寂,没有殒灭,而是在历史的长河中依时而变,与时俱进,用前世今生谱写了中国茶叶史上最为璀璨的一页。

 

一、前世——帝王至尊名家热捧的龙团凤饼

(一)宋徽宗与北苑茶


      北苑御茶“盛于唐而精于宋”。号称“善百艺”的宗徽宗赵佶就酷爱北苑御茶,他不但嗜茶,而且研究北苑茶学,亲自撰写《大观茶论》,成为世界茶史上唯一一位亲撰茶著的帝王。

      为了使“缙绅之士,韦布之流,沐浴膏泽,薰陶德化,盛以雅尚相推,从事茗饮”。宋徽宗以北苑为背景,根据督制御茶宠臣的详细奏章呈告,借鉴历代茶学以及他自己对北苑茶的种植、采摘、制作和鉴辨等研究的感性认识,升华成文,撰写了《大观茶论》一书。

      这本书的原名叫《茶论》,因其作于大观年间,后《说郛》刻本改名为《大观茶论》,全文共2800余字。首序言,次分地产、天时、采择、蒸压、制造、鉴辨、白茶、罗碾、盏、筅、瓶、杓、水、点、味、香、色、藏焙、品名、外焙等二十目。从茶叶栽培、采制到烹点、鉴品;从烹点的水、具、火到茶汤色、香、味;从名茶及产茶大户到藏焙之要,点茶之法,面面俱到,无所不包,都一一作了准确而精辟的论述。

      可以说《大观茶论》是一部专业的茶学专著。赵佶对中国茶业和茶学在唐至宋的更新发展上作了高度的总结评价,对北苑茶的发展,起了决定性的推动作用,以至北苑茶能够在历史更迭中,开创了不断推陈出新,兴盛不衰的奇迹。

      此外,宋徽宗在《大观茶论》中,还首次归纳提出了以“香甘重滑”四字为最佳品茗标准的“四茶规”和以“清、和、澹、静” 四字为最高品茗境界的“四茶谛”,把品茗的要谛和意境发展为有品味、有境界的生活艺术,成为现代茶艺茶道的鼻祖。

(二)范仲淹与北苑茶

      范仲淹(989—1052年),字希文,世称范文正公,是北宋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官至参知政事(位同副宰相)。

      范仲淹是宋代北苑斗茶诗文的传世名家,他写的《和章岷从事斗茶歌》成为北苑斗茶诗文一绝,风靡于世。该诗是范仲淹应和曾任苏州知府的章岷从事(从事,官名)的斗茶诗而创作的。主要结构分为三部分:制茶,斗茶和品茶。

      全文280多字,层次分明,先讲建茶悠久历史和声誉,次写斗茶场面——斗形、斗味、斗香和斗色的情景,使用了排比手法唯妙唯肖地描摹了北苑斗茶的精彩场面:“北苑将期献天子,林下雄豪先斗美。斗茶香兮轻醍醐,斗茶味兮薄兰芷。”“其间品第胡能欺,十目视而十手指。胜若登仙不可攀,输同降将无穷耻。”最后赞美北苑茶:“长安酒价减千万,成都药市无光辉。不如仙山一啜好,泠然便欲乘风飞。”

(三)欧阳修与北苑茶

      北宋文学家、史学家欧阳修(1007-1072),在他官居枢密副使(位同副宰相)时,为蔡襄的《茶录》写过一篇《龙茶录后序》:“茶为物之至精,而小团又其精者,录序所谓上品,龙茶者是也……余自以谏官,供奉仗内,至登二府,二十余年,才一获赐。而丹成龙凤,舐鼎莫及。每一捧玩,清血交零而已。因君谟(即蔡襄)著录,辄附于后,庶知小团自君谟始,而可贵如此。”

      欧阳修视龙凤团茶如此之珍贵,自然也极端钟爱,而且在一些赞诗中还可看出他对团茶的采制、烹点颇有研究。如“建安三千五百里,京师三月尝新”、“我看龙团古苍壁,九龙泉深一百尺。凭君汲井试烹之,不是人间香味色。”

      欧阳修退居林下以后尤爱茶,在一首诗里他说:“吾年向老世味薄,所好未衰惟饮茶。建溪苦远虽不到,自少尝见闻人夸。”而一讲到茶,他总是念念不忘建茶中的龙凤团,他在《归田录》里回忆道:“茶之品莫贵于龙凤,谓之小团,凡二十饼重一斤,其价值金二两,然金可有,而茶不可得。每因南郊致斋,中书枢密各赐一饼,……宫人往往镂金花于其上,盖其贵重如此。”由此可见,他在晚年,对稀世物种的北苑龙凤茶仍念念不忘,钟情如初。

(四)蔡襄与北苑茶

      蔡襄(1012-1067),字君谟,号端明,世称忠惠公,宋代四大著名书法家之一。

      北宋庆历七年(1047)春夏之交,蔡襄任福建路转运使,并主管监制北苑御茶。蔡襄认为建瓯凤凰山一带(北苑茶主产区)生态环境得天独厚,非常适宜茶叶生长,他在《茶录》中称:“惟凤凰山连属诸焙所产者味佳。”他从改造北苑茶品质花色入手,求质求形,力求创新,制作工艺达到“益穷极新出、而无以加矣”程度。欧阳修《归田录》中称:“茶之品莫贵于龙凤,谓之团茶。凡八饼重一斤。庆历中蔡君谟为福建转运使,始造小片龙茶以进,其品绝精,谓之小团。凡二十饼重一斤,其价值金二两”,“被旨仍岁贡之”,北苑茶因此更加举世闻名。

      蔡襄不仅是制茶高手,其品茶、辨茶本领在宋代也很有名气的。一次他在返乡归隐的蔡叶丞家中做客,侍童因家中小龙凤团茶所剩不够,请掰了一小块大龙凤团茶一起烹煎,不料蔡襄在侍童端上茶瓯时就闻出茶的气味不对,呷了一口便发现其中掺杂有大龙凤团茶的特质。其辨茶的本领令在座的宾客无不伸出大拇指。还有一次,在京师的朝臣王禹玉府中,王禹玉知道蔡襄的辨茶、品茶闻名遐迩,不敢怠慢,就命人以最好的茶——“石岩白”来招待他。蔡襄端起茶瓯闻了闻茶的香气,便说:“您怎么会有能仁寺的‘石岩白’?”王禹玉说:“真不愧是‘茶博士’呀,什么茶都瞒不过你。”

      在北宋皇家及蔡襄、范仲淹、梅尧臣、沈括、王安石、苏轼、秦观、黄庭坚等大批文人学士带动下,品饮北苑茶成为一种时尚与追求。

(五)陆游与北苑茶

      南宋爱国诗人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12岁即能诗文,一生著述丰富,有《剑南诗稿》、《渭南文集》等数十种存世。

      淳熙六年(1179年)正月,54岁的陆游重回福建,就任提举福建常平茶盐公事一职,任所在建安县(今建瓯),提举司在今建瓯市芝城公园。陆游对名满天下的北苑御茶早有所闻,早有所爱,这次能亲身到产地做官,主管的又正好就是北苑御茶园,恰逢“蔽空如舞鸥”的雪天,自然要亲自“银瓶铜碾春风里,不枉年来行万里”。果然在品尝了这天下佳茗后,陆游情不自禁盛赞:“建溪官茶天下绝”。自此“建溪官茶天下绝”一句成了北苑御茶诗文中的千古绝唱。

      此后,陆游便一发不可收拾,他在建安任职9个月,写下北苑茶诗125首、词2首,后选入《剑南诗稿》,可以说,陆游是宋代北苑茶诗的领军人物。

      明初,朱元璋认为龙凤团茶制作太过奢华,劳民伤财,深感茶农艰辛,于是下诏罢造龙凤团茶。团饼茶的罢造给散茶带来了极大的发展空间,也给从事茶叶加工的千家万户带来了新的机遇,北苑御茶自此衍生出了如今“水仙”“乌龙”等各种不同茶类。从此,昔日帝王独尊的盏中琼浆走进了寻常百姓之家。

二、今生——世人寻觅海宇扬名的灵芽奇茗

(一)英俄日与北苑茶


      清光绪前期,俄商从建宁府每年运往福州出口茶叶达3.5万担。到了光绪中期,建瓯的产茶量已大大超过宋代,掀起了建瓯茶叶生产的又一个巅峰。

      十七世纪初,福州、泉州、厦门港口开放,荷兰商人前来大量采购茶叶,东印度公司等英商也在厦门等处设立商务机构,茶叶有了外销通道,建茶又出现兴盛期。

      1993年,日本东京茶道资料馆茶艺部长、著名茶道专家赤昭多佳女士慕名前来考察北苑“御泉井”、“龙凤池”等遗址。1996年,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副馆长、著名茶道专家林屋睛三,多次率日本专家学者考察东峰焙前林垅的摩崖石刻等遗址。经过实地反复考证,他们一致确认,北苑是中国古代最高制茶工艺祖地和茶文化发源地,日本茶艺、茶道就是受其影响而逐渐演化形成。

(二)台川琼与北苑茶

      据《台湾通史》载,18世纪,由柯朝、林凤池、张乃妙与张乃乾兄弟等从福建建溪一带(今建瓯)把茶苗带到台湾种植,台湾乌龙茶便逐步兴盛起起来。后来林凤池把台湾乌龙茶献给道光皇帝,道光饮后连声称赞,并赐名“冻顶茶”。19世纪中叶,来自英国的茶商约翰杜德的宝顺洋行又将台湾乌龙茶引种到海外,并获得成功。

      四川《名山县志》中有这样一句话“昔有汉道人,分来建溪芽”,意思是说,汉代有个道人,从建溪(即今建瓯)引种了茶芽。可见,汉代时,建瓯不仅已植茶,而且建瓯的茶在全国已颇有名气了。

      另四川《万源县志》还记载:北宋元符三年(1099年),四川省万源县王雅父子移栽“建溪绿茗”于古社坪,并于大观三年(1110年)立碑记载此事,碑碣现为万源县的珍贵文物。

      又据《嘉靖建宁府志》记载,唐乾符年间(874—879年),建州(今建瓯)已普遍种茶。李频到建州当刺史时,社会治安很乱,是李频治理有方,使社会安定,各业兴起。李频死后,其幕客曹松(晚唐诗人)无意仕途,回到家乡海南西樵山,从建州带去茶籽回乡播种,把建州的种茶制茶技术传授给乡人,成为广东境内最早发展起来的茶区,出产名品“西樵云雾茶”。

      此外,据《茶史》等文献记载,闽南的漳平,还有广东、海南、四川以及闽南的漳平、永春等地都曾先后从建瓯北苑古茶区引种茶苗。

(三)世博会与北苑茶

      光绪中叶,詹盛斋经营乌龙茶、水仙茶,用其近30年的制茶技艺,细工精制,无论乌龙、水仙,都以色、味、香三绝取信。销售香港及东南亚各国,曾在香港政府办理商标注册,设立詹金圃经记茶庄香港经销处。每年新茶登场,香港茶市必待金圃新茶开价,才能定盘。

      宣统二年(1910年)南洋第一次劝业会,金圃茶庄与当时建瓯茶商泉圃、同芳盛,均获优等奖。民国三年(1914年)美洲巴拿马赛会,建茶参与竞赛,詹金圃得一等奖,李泉峰、杨瑞圃各得二等奖。

      2010年10月,仅由建瓯北苑御茶文化研究所一家选送的茶品,在上海世博会名茶评选中就获得4金9银6优的佳绩。

(四)现代媒体与北苑茶

      2008年初,在建瓯城南的云际山山腰上,一次性发现了36棵树龄达150年以上的水仙品种古茶树,其中最高的茶树高达5.4米,树桩直径最大的达33厘米。据考证,这些古茶树就是清朝著名的“詹金圃茶庄”的旧茶园遗址。《闽北日报》对这一发现作了题为《云际山惊现百年古茶树》的专题报道。

      2013年2月12日,建瓯市北苑茶研所参加了由建茶水仙联盟、北京建瓯商会联合举办的“十里八乡建州水仙茶新春品茗会”,架构了建瓯茶叶与北京市场交流的桥梁。5月29日,2013海西“生态农业与经济发展暨第五届张天福茶学研讨会”名茶评优结果出炉,建瓯市获得九金九银、一个优质奖的好成绩。

      近年来,南平电视台、海峡卫视、福建电视台、央视一套、四套、七套、九套、十套等各大媒体纷纷聚焦北苑茶,特别是福建电视台《发现档案》开设专栏“闽茶源”、“皇帝笔下的村庄”更是专题深度报道和介绍了北苑茶。

      2014年2月22日,CCTV-4中文国际频道《远方的家-江河万里行》栏目摄制组探访北苑御茶园,并现场见证建州宋代分茶古艺重生。

(五)国家保护与北苑茶

      北苑茶的声誉正日益扩大,倍受各界关注。中国茶叶界泰斗张天福、骆少君、张家坤等都先后造访北苑。1995年元月,日本东京博物馆副馆长、著名的茶史专家林屋睛三等专家考察团来建瓯,在考察了北苑遗址和凿字岩后,欣然出资200万日元修建凿字岩保护亭。

      现在每年都有十几批次中外专家学者慕名前来参观考察,国家文物局委托福建省博物馆先后于1994、1995年二次对北苑遗址进行考古性挖掘,证实如今建瓯市东峰镇的焙前村正是声名显赫的宋代北苑御茶园的中心地域,是宋代中国茶都。根据《闽书》《建宁府志》《建瓯县志》《八闽通志》《北苑茶文化》等资料整理复原后的北苑御茶园总计32官焙,范围达方圆300里,园内仪制均按皇家园林建造。自东溪往凤凰山麓分别建有清风门(这是御茶园的大门)、沛司行衙(北苑御茶园的官署)、御茶堂(茶场、贵宾接待室)、御泉及御泉亭、御茶院(储茶室)、星辉馆、望京楼、凤凰阁、乘风堂(乘凤堂旁就是今北苑摩崖石刻),九大主建筑沿中轴线一字排开,庄严雄伟。

      北苑御茶园遗址的发现为我国乃至世界古代茶史研究提供了有力佐证。2006年,北苑御茶园遗址被列为第六批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三、结语——凤凰涅磐、浴火重生、再铸辉煌的建溪官茶

      宋徽宗在《大观茶论》中称“本朝之兴,岁修建溪之贡,龙团凤饼,名冠天下。”陆游盛赞“建溪官茶天下绝”,周绛更是高度评价“天下之茶建为最,建之北苑又为最”,历经王朝更迭、历史沉浮,北苑茶始终以无可替代的绝对优势在历史长河中独享尊荣458年,创下了辉煌的历史,同时也为今生能够在众多新生茶品争奇斗艳的商海中,实现与时俱进成功转型占得一席之地积淀了坚实的基础。但北苑茶绝不仅仅止步于此,只要我们坚持科学发展观,高瞻远瞩,脚踏实地,抓文化品位、抓产品品质、抓企业品牌,努力开拓创新,相信北苑茶产业一定能迎来更加灿烂辉煌的明天!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