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建瓯茶乡网

北苑御茶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茶叶文化 > 茶叶文集 >

“金凤岩”茶话

时间:2014-02-28 13:21来源:闽源建州 作者:北苑御茶文化研究所 点击:
      2010年夏,一个偶然机会,听一老同事说他内渍三天,喝下一泡80多年的陈茶后,渍消人爽。笔者对茶也情有独钟,听到这个消息后心神往之,多方打听,寻得收藏者——陶逢源老校长。相约数次,终在我的一个英语老师的帮助下拜会了陶老,见到了“金凤岩奇种”。

      陶老今年63岁,是芝城老茶人、教育专家,也是建瓯知名的“望族”。其祖父陶俊卿,晚清举人,曾任瓯宁知县;其外祖父张琴,晚清举人,民国初年曾任福建省教育厅高级督学,建瓯一中校长等职;其父陶振华,曾任国民党建瓯县党部监察委员,中统建瓯负责人、建瓯县国民政府协会科长,代县长等;陶老钟爱茶、兰、酒,每天必做的“三步曲”是:清晨一壶乌龙茶,上午一趟兰市,晚上一瓯好酒。

      在陶老家,我有幸品茗了这神奇的“金凤岩奇种”。陶家“金凤岩奇种”陈而不腐,色古浆,至清而不浊不涩,茶汤呈琥珀色。它沉睡了近百年,需慢慢唤醒,因此出水要比正常久一些,第一泡茶相当浓酽,虽没有多少香气,但水极为混厚而又柔顺,陈味真而现,杯底清悠。熟话说“古玉难求,古茶难遇”,有幸喝到,至身不忘(据说不到20人)。

      在闽北,“陈饮”的习俗自古有之。明崇祯进士周亮工《闽茶曲》“雨前虽好但嫌新,火气未除莫接唇,藏得深红三倍价,家家卖弄隔年陈”。在潮汕地区也有一句老话:“一年是茶,三年是药,五年是丹,八年是宝”。“金凤岩奇种”八十年了,那是什么?无法定义。陈茶在《本草纲目》所记述的药效为解暑、去毒、消积、止泻、利水等。近年来,人们对陈茶的追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让茶的本性回归;其实陈茶的厚香已淡,但汤水更加醇厚甘爽。因为经过岁月的冷热催化、新茶中该挥发的挥发了,易变化的变化了,沉淀下的多为较稳定的精华,才使陈茶汤有如此厚实内涵。这就是许多人喜欢陈茶的缘故。

      通过和陶老深谈,我对这保存了八十多年的“金凤岩奇种”和建瓯茶事有了更深认识。奇种有许多品种,主要是因为闽北自然环境优良,非常适宜他们成长,而武夷山脉各处又有各自特殊的环境:有大悬崖、有小荒坡、有雾谷、有润滩,随着环境的诱发,使茶不断产生突变,仅在一处就会因海拔、光照、温湿度、植被、花媒、土质等不同突变出不一样的单株来,因此奇种又有一岩一茶的奇特状况。在同一地方,经摸索出的同一单枞就有可能出奇茶、出珍品,这些个茶往往香气更浓郁、滋味更醇厚、变化更多端。水金龟、白鸡冠、半天腰等各枞就是这样选育而来。经了解,“金凤岩奇种”系取北苑凤凰山凤冠石即“金凤岩”之名,集北苑北处高山上奇种茶精制而成。武夷山脉地区“奇种”新茶色铁青带褐较油润,香气真而细清,滋味甘爽,茶汤橙黄。

      “奇种天然真味存,木瓜微酽桂微辛”。奇种茶,在闽北又称菜茶,或生于路边,或长于悬崖,或活在山巅,或挥于岩洞,耐寒耐旱,到处都能生长,而且枝繁叶茂。古代,人们可摘叶煮食充饥,将茶种于房前屋后,摘叶当茶,要吃就采,像摘菜一样,因此人们又称之为“菜茶”。人们采制菜茶,即为药,还作贡茶、商品等流向民间。又因传说是“仙鸟”从天庭处噙来种子播种而生,因而民间又唤作“奇种”。

      建瓯的茶事悠久,植茶历史,大约可追溯到公元前202—300年的战国末期,至唐中期,已盛产茶叶。陆羽在所著《茶经》“茶之出”中就提到建州产茶,古代之处贡茶地二处隶属建州(北苑、武夷)。陆游在诗中就有“建溪官茶天下绝”之佳句。建州茶自宋初太平兴国二年(公元977年)朝廷派重臣漕闽监制始,至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朱元璋下令罢造止,兴了414年之久。如从闽龙启元年(433年)张廷晖将凤凰山茶园献给闽王设为御茶园算起,共存在了458年。至清道光年间,建茶再度兴起,光绪中期,建茶产量“实超宋代而过之”。宣统二年(1910年),在南洋第一次劝业会上,建瓯的金圃、泉圃,同芳星三号茶庄场茶获金奖;民国二年(1913年),在巴拿马展览品赛会上,建瓯金圃乌龙茶再获一等奖;民国十四年(1925年),小湖王荣茂茶庄制作的“金凤岩奇种”茶,获福建省“武夷春色”名茶大奖赛金匾奖(详见《闽北名茶茶誉榜》),建茶又一次走上巅峰。

      一生酷爱品茗与茶道的陶老祖父陶俊卿时任瓯宁县知县,在赛后不惜重金购下两斤获金匾奖的“金凤岩奇种”进行收藏。之后,陶老祖父除了将少许招待贵客与茶友外,其余全部封存,不论家人还是达官贵人均无缘品尝。1938年其祖父于病危之际,将“金凤岩”传于其父,并嘱咐精存,只准饮用已开封的一小包,其余储藏家中大厅离地5米高的神龛里,作为家宝传于后代。

      陶父系建瓯中统负责人,国民党建瓯县党部监察委员,负责建瓯东峰国民党特务训练班(即东南训练班),接待国民党中央要员较多,如戴笠、顾祝同等。他宁可花高价买名茶,也从不背嘱取“金凤岩奇种”以悦达官。曾有一茶人为品“金凤岩”,愿赠一幅明代“中堂”檀木匾,其仍不为所动。解放后,陶父因政治问题,穷困潦倒,虽久喝劣质土茶,始终未动“金凤岩”一片茶叶。陶老故宅经历四次大洪水、三次火灾,神龛中“金凤岩奇种”却有惊无险。1989年,其父弥留之际将其祖父遗嘱向陶老一一交待后,郑重嘱咐:“把茶传给你是因为你懂茶、爱茶,而你哥哥不谙茶道”。

      我喜欢“金凤岩”,喜欢它的厚重、悠远和绵长。品茶如品人生,我伴壶而醒,握壶而醉,沉醉在它神韵中的历史悠绵,领略陆羽以茶为伴的淡定心境,领略范仲淹以天下之乐而乐的豁达情怀,邂逅素昧的人间真味。

作者:范贤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炭焙茶谣

    炭焙乌龙宜保存,存放三月更柔顺; 茶汤金黄甘且润,怡情养胃解烦闷(mēn); 吴、赖...

  • 宋_毛滂《蝶恋花·送茶》

    蝶恋花送茶 毛滂 花里传觞飞羽过[1]。渐觉金槽[2],月缺圆龙破[3]。素手转罗酥作颗[4]...

  • 建茶六绝_建瓯茶文化探微

    建瓯茶事,历史悠久。在漫长的茶史上,留下了令人惊奇的熠熠光芒。历史上,象福建省建...

  • 宋_福全《汤戏》

    汤戏 福全 据《清异录》载: 沙门福全能注汤幻茶,成诗一句,并点四瓯,泛乎汤表,檀...

  • 秦少游《满庭芳》

    作为婉约的两位顶级词人,秦观(10491100)的词,说清丽也许比不上周清真(10561121)...

  • 宣和北苑贡茶录

    陆羽《茶经》、裴汶《茶述》,皆不第建品,说者但谓二子未尝至闽,而知物之发也。固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