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建瓯茶乡网

北苑御茶网

宋代文雅茶艺“茶百戏”

时间:2012-11-10 03:3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分茶,又名戏茶或茶戏、茶百戏、水丹青,系指在点茶时,使茶汤表面的经脉变幻,形成各种各样的物象。蔡襄、欧阳修、李清照、杨万里、苏轼都喜爱分茶,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分茶诗词,且看杨万里的《澹庵作上观显上人分茶》:
分茶何似煎茶好,煎茶不似分茶巧。
蒸水老禅弄泉水,隆欣元春新玉爪。
二者相遭兔瓯面,怪怪奇奇真善幻。
纷如太空擘絮行,影落寒江能万变。
银瓶首尔任九高,注汤作势字嫖姚。
不须更师屋漏法,只问此瓶当响答。
紫微仙人乌角巾,唤我起看清风生。
京城满袖思一洗,病眼生花得再明。
汉鼎难调要公理,策勋茗碗非公事。
不如回施与寒儒,归续茶诗传衲子。
本诗第一句即开门见山地点明主题,煎茶不如分茶来得巧妙。以后详细说明分茶的手艺,有如满天飞絮纷纷行于太空,又如寒江的落影茫茫变化无穷。显上人技巧这样熟练,是神仙下凡吧! 竟能把我的眼病给治好了。煎茶、分茶都重视品茗技巧,宋代茶人可谓真爱茶矣。
 
      分茶同时又是文人中最时尚的茶艺表现方式,把饮茶看作一种艺术,自然非常讲究品茗环境,文人在饮茶时于意境更是讲究。郭祥正《谢君仪寄新茶二首》所云:“岂宜分茶馆,只合在仙家”。从审美取向看,宋人讲求的是一种宁静、洒脱、自然的而又深沉的意境,在品茗中,则体现为讲求精神与外界环境的相互融合,以期从中得以净化、自省。再者,宋人极度讲究用茶之盏。其中建安窑亦称建州窑或建窑所产黑釉瓷茶盏更是分茶必备神器,唐人一般以茶绿为贵,认为越州瓷如玉,如冰,色青,为最好。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时代的发展,人们的审美观也在慢慢的发生着变化。宋人钟情于有厚重感的暗色。蔡襄《茶录·茶盏》记:“茶色白,宜黑盏,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微厚,烧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出他处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其清白盏,斗试家自不用。”又赵佶《大观茶论》:“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焕发茶采色也。底必差深而微宽,底深则茶直立,易以取乳,宽则运筅旋彻,不碍击拂。”可以见出,宋人对于茶盏的要求是以黑釉为上品,这与唐人已有不同,而黑釉瓷也因这个原因流行于宋代。
 
      茶百戏这一技法源于宋代,深得帝王、文人、僧倡和百姓的喜爱,从“四川彭州窖藏金银器”中可以看出其中的茶具的奢华。在宋代人们生活闲逸物产也是历代以来最为丰富,出现过最多的登峰造极的产物。以至南宋时期在饭馆里亦或茶馆中的银器的流行,人们对茶的高品质的要求自然提升,生活情趣也很丰富。于是宋代的茶叶精品迭出,甚至到了历史巅峰和北苑龙团凤饼登峰造极的地步。以至这一时期茶税水涨船高,茶艺精益求精,宋代的文人墨客们更是咀英吸华,尽情讴歌这绿色的精灵,浩如烟海的茶文化文献因此喷薄而出,讴歌茶饮的抒情写意的宋诗宋词接踵而至,茶文化的繁荣时代终于扑面而来。
 
      宋王朝建立伊始,宋太祖赵匡溉就有饮茶癖好,宋太祖的爱好和推崇,加之群臣互为效仿,宋代宫廷饮茶成风,茶文化的发展进程也大大加快。宋代茶文化的兴盛还表现在贵为天子之芬的宋徽宗赵估亲自撰写《大观茶论》,此书主要反映北苑茶烹饮之内容,御笔撰茶书,这在历代帝王中是绝无仅有的。全书共2800多宇,首为绪论,下分地产、天时、采择、蒸压、制造、鉴别、白茶、罗碾、盏、宪、瓶、勺、点、味、香、色、藏焙、品名、外烙等20目。比较全面地总结了宋代茶事,特别是总结了宋代宫廷茶道之经验。他在《大观茶论》中所创制的“七汤”点茶法,将宋代宫廷斗茶艺术推向上一个程序繁复、技巧细腻,妙不可言的审美夭地在宋徽宗看来,茶乃山川天地的灵秀之物,茶之为饮乃文人雅士的时尚之举。宋徽宗在文中,将茶与谷粟丝帛等日用之物区别开来,把饮茶视为文人雅士“冲淡闲洁;韵高致静”的高雅之举;将“碎玉锵金,吸英咀华,的品茶之习,看作是人恬物熙的盛世清尚。以帝王之尊而能就某一方面有所研究并著书立说,将品茶的学问、和玩茶的艺术做到如此地步。似乎我们在宋代的诗词中很难发现有分茶的体现,可是这一茶艺又是如何兴起和兴盛的呢?
 
      宋代是我国茶文化的鼎盛时期。北南两宋三百年间,社会环境相对稳定,茶叶生产发展较快,制茶技术不断创新,品饮方式日趋精致。由于官僚贵族的倡导示范,文人僧徒的鼓吹传播,市民阶层的广泛参与,茶叶在生活物质领域的地位等同于米盐,饮茶在精神文化领域成为一种流行时尚。正如《大观茶论》所言:“天下之士,励志清白,竞为闲暇修索之玩,莫不碎金锵玉,啜英咀华,较筐箧之精,争鉴裁之妙,虽下士于此时,不以蓄茶为羞,可谓盛世之清尚也。”在这一普天共饮的社会背景下,宋代茶艺逐渐形成了一套规范程式,这便是点茶。
 
  宋人直接描写分茶的文学作品有。其中以杨万里《澹庵坐上观显上人分茶》为代表。本诗写于孝宗隆兴一年(1163年),作者在临安胡铨(澹庵)官邸亲眼看见显上人所作的分茶表演,深为这位僧人的技艺所折服,即兴实录了这一精彩镜头。经过显上人魔术般的调弄,兔毫盏中的茶汤幻化出各种物象,时而像乱云飞渡,时而像寒江照影,那游动不居的线条又像龙飞凤舞的铁画银钩,纯乎一位印象派大师的杰作,为欣赏者开拓出一片想象的空间。
 
  这种分茶技巧的最高境界并非僧道之流所独擅,皇上高兴起来也偶尔露一手。据李邦彦《延福宫曲宴记》所载:“(北宋宣和二年冬)上命近侍取茶具,亲手注汤击拂。少顷,白乳浮盏面,如疏星淡月。顾群臣曰:‘此自布茶。’饮毕,皆顿首谢。”
 
  早在北宋初年陶谷《清异录》六卷,内分三十七门。其中对此也有记载:“近世有下汤运匕,别施妙诀,使茶纹水脉成物象者,禽兽虫鱼花草之属纤巧如画,但须臾即就幻灭。此茶之变也,时人谓之茶百戏。”被后人单独编辑为一种茶书,题曰《荈茗录》,多为后代茶书引用,为研究宋代茶道留下了珍贵的文献资料,成为后人研究分茶最权威的专著。“沙门福全能注汤幻字成诗一句;如并点四碗,共一首绝句,泛乎汤表。檀越日造门求观汤戏。”为此,福全(人名,宋代分茶高手。)十分得意,还咏诗一首:“生成盏里水丹青,巧画功夫学不成。却笑当年陆鸿渐,煎茶赢得好名声。”
 
      分茶在宋代文人中还有“分云”的叫法,分茶时茶汤可形成各种变幻的景象,但茶汤显现的云彩变化是古人分茶时最常见的景象,在诗词中最为常见。如宋代朱敦儒在《好事近》中云:“绿泛一瓯云,留住欲飞胡蝶。”描述绿茶汤中显现的云朵。宋代著名诗人杨万里在《谢岳大用提举郎中寄茶果药物三首日铸茶》中写道:“松梢鼓吹汤翻鼎,瓯面云烟乳作花。”宋代文人喻良能在《就报恩借碾碾茶彝老有诗因次其韵》描述:“故遣新茶就佳硙,要供戏彩满瓯云。”词人向子諲喜爱分茶,在他词中就直接将分茶过程描述为“分云”。在他的《浣溪沙》中写道:“赵总怜以扇头来乞词,戏有此赠。赵能着棋、写字、分茶、弹琴。艳赵倾燕花里仙。乌丝阑写永和年。有时闲弄醒心弦。茗碗分云微醉後,纹楸斜倚髻鬟偏。风流模样总堪怜。”词中描述了妓女赵总怜微醉后分茶的情景
 
  分茶的基本要素又是如何呢?蔡襄《茶录》中对分茶的基础提供的依据是福建茶区的实践经验。福建建州是宋代的重点茶区,又是贡茶的主要产地,为了评选优质茶,经常进行民间斗茶活动,这种具有广泛群众基础的竞赛推动了分茶技术的成熟,也奠定了《茶录》的权威性地位。《茶录》列专章介绍了点茶。要点一盏好茶,第一要严格选茶。茶取青白色,不取黄白色;取自然芳香者,不取添加香料者。这一道程序相当于评审茶样。第二是对成品茶进行炙烤碾罗的再加工。为了防止团茶在存放中吸潮而减少香气,除了精心藏茶之外,在饮用前还要进行炙烤以激发香气。这一步骤近似于现代西南茶俗中的烤茶。碾与罗是冲泡末茶的特殊要求,操作也有诀窍:碾茶,先用净纸密裹捶碎,然后熟碾;罗茶,筛眼宜细不宜粗。然后进入点汤程序。点汤要控制茶汤与茶末的比例,投茶与注水的顺序,烧水的温度,茶盏的质地颜色,以及击拂的手法。
 
  如果说蔡襄《茶录》是民间斗茶的总结,那么以赵佶名义编写的《大观茶论》则是宫廷茶艺的实录。茶艺进入宫廷以后,蒙上了一层贵族化的华丽色彩,其基本要求仍与《茶录》相符。赵佶在《点茶》一章分析了因操作不当致使点茶失败的各种情况,揭示了冲点一盏好茶的妙诀:“量茶受汤,调如融胶,环注盏畔,勿使侵茶。势不欲猛,先欲搅动茶膏,渐加击拂。手轻筅重,指绕腕旋,上下透彻,如酵蘖之起面。疏星皎月,灿然而生,则茶之根本立矣。”
 
  上之所好,下必效之。既然皇上热衷茶艺,全国自然掀起高潮,特别是文人士大夫,皆以分茶为雅尚。宋诗人陆游作于淳熙十三年的《临安春雨初霁》有“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的佳句。宋人咏茶之作难以计数,单以顶尖的著名大诗人的欧阳修、苏轼、黄庭坚、陆游等都积极参与茶诗的创作,就可以想象当年茶文化热是怎样的沸沸扬扬。
 
  分茶可以寄托文人的闲情逸致,培养艺术的灵感,体现人格的品位,是一种精致的生活技巧。作为一种游戏,也影响到妇女生活,特别是知识妇女,心闲手巧,更是以分茶为乐。著名女词人李清照应是一位分茶能手,除了与丈夫“翻茶校帖”的佳话之外,在她的诗词作品中也多次涉及分茶。例如《满庭芳》有“生香薰袖,活火分茶”,《摊破浣溪沙》有“豆蔻连梢煎熟水,莫分茶”,《晓梦》有“嘲辞斗诡辨,活火分新茶”。在描写妇女生活的文人作品中,也把纤纤捧瓯作为审美对象。例如黄庭坚《阮郎归》有“捧瓯春笋寒”,史浩《临江仙》有“春笋惯分茶”,苏轼记梦回文绝句有“酡颜玉碗捧纤纤”。
 
      点茶法是宋代的独特饮茶方式,其特点就是将茶饼碾成细茶粉,然后取少量茶粉放置在茶盏里,用汤瓶冲少量沸水,然后再用茶筅搅拌,反复数次,形成丰富泡沫,使得茶粉与茶汤的融溶。由于点茶技法有特定要求,不同点茶高手形成的泡沫效果不同,具有可比性深得文人雅士喜好,广泛用于斗茶和各种茶宴娱乐活动中。
 
    由于点茶法对点汤的技艺有不同程度的技法好坏程度的要求,所以在宋代产生许多点茶高手。点茶三昧手最古源于古人对点茶高手南屏谦师的赞誉。净慈寺谦师点茶,技法娴熟高超,不少诗人对谦师倍加赞誉。苏东坡第二次到杭州任知州时,西湖南山净慈寺的南屏谦师亲自为他点茶。苏东坡欣赏了谦师高超的点茶技法,品饮了谦师亲手点的茶汤,果真非同一般。于是当场做诗一首,题名《送南屏谦师》,诗曰:道人晓出南屏山,来试点茶三昧手。忽惊午盏兔毫斑, 打作春瓮鹅儿酒。其实,苏东坡不但知茶理,懂茶功,还是一位点茶高手,但对谦师点茶技艺,还是佩服不已,足见谦师点茶技艺之高。事隔几年之后,苏东坡又作《又赠老谦》诗:泻汤旧得茶三昧,觅句近窥诗一斑。从此,“三昧手”就成了点茶技艺高超的代名词。对这一点茶典故,历代多有记载。
 
  另据宋吴曾《能改斋漫录》载,北宋史学家刘攽(1O23~1089年)亦有诗赠谦师,有句云:泻汤夺得茶三昧,觅句还窥诗一斑。可见谦师得点茶三昧手早已有名。
 
  在宋代,分茶也是商业文化的一个亮点,人们习惯地把从事饮食服务的店铺直接称为分茶或分茶酒店。从孟元老所著《东京梦华录》中,我们可以看到京城开封茶馆服务业的繁荣景象。首先是茶馆多、分布广,宣德楼前御街东有李四分茶,曲院街北有薛家分茶,院街御廊西有一处分茶,朱雀门外御街以南除了东西两教坊,余皆民居或茶坊。其次是各有经营特色:潘楼东早市的茶坊五更点灯开市,供应早茶;旧曹门街北山子茶坊经营夜市,店内有仙洞、仙桥等观光游览景点,仕女夜游可以在这里休闲娱乐吃茶;另有流动茶摊,走街串巷,提瓶叫卖,进行社区服务。其三是为了满足特殊人群的需求,除了卖茶,还专卖素食点心,称为素分茶。
 
  宋室南渡之后,偏安一隅,随着北方士族南迁带来的大量财富,使都城临安出现了空前繁荣,植根于南方土壤的分茶业也获得了更大的发展空间。耐得翁《都城纪胜》和吴自牧《梦粱录》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杭城茶事风俗画卷。这个时期,面对国事日非,民众心理无所归依,不少人只有在茶楼酒肆寄托苦闷彷徨;而动乱之后出生的年青一代在侈靡的社会风气影响下,沦丧了收复失地的志向,把茶楼酒肆当做苟且偷安的温柔乡。这一时期的茶馆文化成为南宋市井社会的聚焦点。
 
  杭城茶馆除了传统的分茶,更加突出了娱乐休闲和交际的功能,这也使得繁琐复杂的分茶技艺走向平民化。店主为了招徕顾客,仿照大酒店的规模进行室内装璜布置,摆设鲜花盆景,悬挂名人字画,门口灯笼高挂,供应四时名茶,夏天卖雪泡梅花酒,冬天卖擂茶。有的茶馆有鼓吹乐队奏乐唱曲助兴,有的茶馆聘请女艺员招待客人;有的茶坊开辟专业“沙龙”,成为兴趣相投的茶客聚会之处,如黄尖嘴蹴球茶坊就俨然是一个球迷俱乐部,大街车儿茶肆、蒋检阅茶肆又是士大夫期朋约友交际之处。有的茶坊专供出卖劳力者揽工觅活,交流招工信息,形成了劳务市场。这些茶楼都有茶博士为顾客分茶,他们就是专业茶艺员。在旧戏舞台上,我们常常可以看到那个时代茶博士的身影。例如根据宋代南戏《寻亲记》改编的昆剧《茶访》中就有一位唱主角的茶博士,此人戴蓝毡帽,穿茶衣,腰包系在衣服里面,黑裤、布袜、便鞋、手持黑纸扇,肩搭蓝地白花堂布,干净利索,语言恢谐,胆小而富有同情心和正义感。这种职业的劳动者形象也受到画工的关注,宋人刘松年《茗园赌市图》中就绘有一位挑担卖茶的小贩。
 
      分茶是建立在饮用末茶(也称作草茶,就是现今的散茶,应该称之为茶粉)基础上的技艺,到了明代,全叶冲泡取代了末茶点饮,分茶技艺就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是作为一种历史遗存,我们从当代日本抹茶道依稀可见它的面貌,我国南方民间流行的擂茶,也多少体现了分茶习俗的遗意。
 
      下面我们来看一下。要形成一个“分茶”的基本条件“点茶法”。
 
“点茶法”起源于建州农产风俗“茗战”
     在唐末时期建州(即建瓯)民间,有一种茶叶的生产风俗,一种以比赛品评所生产的茶叶品质优劣的民间风俗。这种茶叶生产风俗称“茗战”亦称“斗茶”。参加斗茶的人数少则二、三人,多则十几人。他们为争夺名次,斗得十分热烈。

     到了宋代,建州北苑所产“龙团”、“凤饼”名甲天下,因而斗茶也是十分普遍,非常盛行。 每当新茶制成后,茶农便将新茶拿到公共场合,各自把新制茶饼碾成细末放在茶盏内,沏以初沸开水,比试茶水的汤色、汤花(盏内水面沸起白沫汤花以白色为贵, 搅动后青白色为佳);次看茶汤,茶汤在盏周围沾水痕为负,惯称“胜负几水”或“相去几水”。当时斗茶讲究汤花、汤色,且都崇尚色白,所以多用黑釉瓷茶盏(建盏,兔毫盏), 以便更好检验茶汤水痕。斗茶场上众目睽睽,指划评论,把胜败看得如同登仙或是败降之将。所以,建州人把斗茶说成“茗战”。

      后来,这种斗茶习俗在丁谓、蔡襄等人的宣扬下,逐渐传播全国,上至皇帝下至一般文人,都乐于此事,留下许多文豪描写“斗茶”的名篇,如范仲淹的《斗茶 歌》、苏轼的《送南屏谦师》、唐庚的《斗茶记》以及宋徽宗赵佶的《大观茶论》等。随着来华禅僧的东归,这种“斗茶”评饮艺术还传入日本,因此,“斗茶”与 日本的茶道还有一定的渊源关系。明清时期,在建宁府还流行“斗茶”习俗,只是对汤色的要求与早期不同。斗茶活动随着团茶的衰亡而淡化,如今建瓯茶乡在制焙 新茶时,茶师们仍然会三五相聚,冲泡新茶“斗斗看”。坚持这种新茶口评“斗试”活动,以推动茶品质量的提高,已成为不可忽视的生产环节。
 
(二)“点茶法”的形成
      “点茶法”的技法在蔡襄《茶录》一书中有明确的说明。蔡襄(1012—1067),字君谟,是北宋著名的书法家,为“宋四家”之一,同时又是文学家、茶叶专家、荔枝专家。蔡襄习知茶事茶艺。蔡襄有感于“陆羽《茶经》不第建安之品,丁谓茶图独论采造之本,至于烹试,曾未有闻”,遂撰《茶录》二 篇,上篇论茶,对茶的色、香、味和藏茶、炙茶、碾茶、罗茶、候汤、熁盏、点茶作了简明扼要的论述,下篇论茶器,有茶焙、茶笼、砧椎、茶钤、茶碾、茶罗、茶 盏、茶匙、汤瓶等。《茶录》成书于皇祐三年(1051),当十一世纪中叶的北宋中期。
    《茶录》着重于点茶道茶艺,概述如下:
    1.备器
    《茶录》记录的主要茶器有:茶炉、汤瓶、茶焙、茶笼、砧椎、茶钤、茶碾、茶罗、茶匙、茶盏等。“瓶要小者易候汤,又点茶注汤有准。黄金为上,人间以银铁或 瓷石为之”(《茶录·汤瓶》),汤瓶是点茶的典型茶器。特别崇尚建安黑盏,“茶色白,宜黑盏,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微厚,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出他处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茶录·茶盏》)。
    2.择水、取火
    宋代选水承继唐人观点,以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取火同于唐人。
    3.候汤
    “候汤最难,未熟则沫浮,过熟则茶沉。前世谓之蟹眼者,过熟汤也。沉瓶中煮之不可辨,故日候汤最难”(《茶录·候汤》)蔡襄认为蟹眼汤已是过熟,且煮水用汤瓶,气泡难辨,故候汤最难。
    4.习茶
    点茶道习茶程序主要有:藏茶、洗茶、炙茶、碾茶、罗茶、熁盏、点茶(调膏、击拂)、品茶等。
    关于洗茶、炙茶,“茶或经年,则香色味皆陈。于净器中以沸汤渍之,刮去膏油一两重乃止,以钤箝之,微火炙干,然后碎碾。若当年新茶,则不用此说。”(《茶录·洗茶、炙茶》)
    关于碾茶,“碾茶先以净纸密裹捶碎,然后熟碾。其大要,旋碾则色白,或经宿则色已昏矣。”(《茶录·碾茶》)         
    关于罗茶,“罗细则茶浮,粗则水浮”(《茶录·罗茶》)。
    关于候汤,“未熟则沫浮,过熟则茶沉,前世谓之蟹眼者,过熟汤也。沉瓶中煮之不可辩,故曰候汤最难。”(《茶录·候汤》)
    关于熁盏,“凡欲点茶,须先盏令热,冷则茶不浮。”(《茶录·熁盏》)
    关于点茶,“茶少汤多,则云脚散;汤少茶多,则粥面聚。钞茶一钱七,先注汤调令极匀,又添注入环回击拂。汤上盏可四分则止,视其面色鲜白,著盏无水痕为绝佳。”(《茶录·点茶》)
    关于品茶,“茶有真香。而入贡者微以龙脑和膏,欲助其香。建安民间皆不入香,恐夺其真。若烹点之际,又杂珍果香草,其夺益甚,正当不用”(《茶录·香》)。
《茶录》对点茶茶艺作了完整的阐述,奠定了点茶道的基础。
 
宋徽宗《大观茶论·点》点茶技法研究摘要
      点茶不一。而调膏继刻,以汤注之,手重筅轻,无粟文蟹眼者,调之静面点。盖击拂无力,茶不发立,水乳未浃,又复增汤,色泽不尽,英华沦散,茶无立作矣。有随汤击拂,干筅俱重,立文泛泛。谓之一发点、盖用汤已故,指腕不圆,粥面未凝。茶力已尽,云雾虽泛,水脚易生。妙于此者,量茶受汤,调如融胶。环注盏畔,勿使侵茶。势不砍猛,先须搅动茶膏,渐加周拂,手轻筅重,指绕腕旋,上下透彻,如酵蘖之起面。[正束]星皎月,灿然而生,则茶之根本立矣。第二汤自茶面注之,周回一线。急注急上,茶面不动,击指既力,色泽惭开,珠玑磊落。三汤多置。如前击拂,渐贵轻匀,同环旋复,表里洞彻,粟文蟹眼,泛结杂起,茶之色十已得其六七。四汤尚啬。筅欲转稍宽而勿速,其清真华彩,既已焕发,云雾渐生。五汤乃可少纵,筅欲轻匀而透达。如发立未尽,则击以作之;发立已过,则拂以敛之。结浚霭,结凝雪。茶色尽矣。六汤以观立作,乳点勃结则以筅著,居缓绕拂动而已,七汤以分轻清重浊,相稀稠得中,可欲则止。乳雾汹涌,溢盏而起,周回旋而不动,谓之咬盏。宜匀其轻清浮合者饮之,《桐君录》曰,“茗有饽,饮之宜人,虽多不力过也。”
 
在“点”一篇中的开头,宋徽宗指出了点茶的方式方法不统一,容易造成的几种失败结果。其中:
[一]“点茶不一。而调膏继刻,以汤注之,手重筅轻,无粟文蟹眼者,调之静面点。”这里指出了“静面点”的失败具体特征为“无粟文蟹眼者”;其中粟文指点茶时在茶汤表面形成的粟粒纹状乳沫,蟹眼指点茶时在茶汤表面形成的蟹眼般大小的颗粒纹状乳沫。
[二]“盖击拂无力,茶不发立,水乳未浃,又复增汤,色泽不尽,英华沦散,茶无立作矣。”此处应该是说“云脚散”的特征。
[三]有随汤击拂,干筅俱重,立文泛泛。谓之一发点、盖用汤已故,指腕不圆,粥面未凝。茶力已尽,云雾虽泛,水脚易生。”这里说的是茶汤泡沫很快就散去露出水痕。
以上指出的三种点茶中较容易出现的失败的结果,宋徽宗总结了其中导致技法失败的原因,如果按这几种方式与人斗茶,输的概率就很大了。
 
下面把这七汤点茶的方法分别罗列通过实践去理解和体会其中的奥妙:
第一汤:量茶受汤,看放置茶粉的量多少来注汤然后用茶筅调膏,好像融胶一样就好像浆糊那样吧。然后沿着茶盏的内壁环注,注意汤水不能浸没茶膏。势不砍猛,先须搅动茶膏,渐加周拂,手轻筅重,指绕腕旋,等到茶上下都透彻,如酵蘖之起面。[正束]星皎月,灿然而生,则茶之根本立矣。
第二汤:自茶面注之,周回一线。急注急上,等到茶面没有动静的时候,击指既力,色泽惭开,珠玑磊落。
第三汤:注汤的时候要比第二汤多一些。如前击拂,渐贵轻匀,同环旋复,表里洞彻,粟文蟹眼,泛结杂起,茶之色十已得其六七。
第四汤:注汤的时候要比第三汤尽量少。茶筅回环击拂的范围稍微大一些速度要慢不能快,其清真华彩,既已焕发,云雾渐生。茶汤表面的泡沫慢慢的多了起来。
第五汤:乃可少纵,筅欲轻匀而透达。如发立未尽,则击以作之;发立已过,则拂以敛之。结浚霭,结凝雪。茶色尽矣。
第六汤:以观立作,乳点勃结则以筅著,居缓绕拂动而已。
第七汤:以分轻清重浊,相稀稠得中,可欲则止。乳雾汹涌,溢盏而起,周回旋而不动,谓之咬盏。宜匀其轻清浮合者饮之,《桐君录》曰,“茗有饽,饮之宜人,虽多不力过也。”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